本報特約評論員王石川
  防治小官成大貪,還要通過更嚴密的制度設計,打破自我監督的狀況,更要防止官員站在籠子里,卻手拿鑰匙。
  近日,北京動物園原副園長肖紹祥因涉嫌貪污1400餘萬元被提起公訴,此外,他還有800萬元財產無法說明來源。
  在一片打虎聲中,動物園副園長充其量只是蒼蠅級別,非法斂財卻至千萬之巨,讓人震驚。斂財之道何在?根據公訴機關指控可知,肖紹祥並非與動物搶食,而是利用主管基建、拆遷等工作之便,侵占公款。
  近年來,小官大貪現象層出不窮,也越來越引起反腐部門的註意。就在昨天,北京市昌平區政協副主席、區市政市容委主任任鵬因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並移送司法機關。而在此前的7月9日,中央第二巡視組在向北京市反饋巡視情況時也指出北京各層級幹部都存在腐敗現象,鄉村幹部腐敗問題凸顯,“小官巨腐”問題嚴重。小村官何以變成大蠹蟲?原因並不複雜,官階雖小,接觸的錢財未必少;權力不大,斂財的本領未必小。更何況,權力一旦沒有受到足夠監督,官員欲壑難填,胃口就會越來越大。
  前不久有媒體總結出一類現象:清水衙門水不清,邊緣部門有巨貪。比如,一筆扶貧款從市到縣被侵吞40%,從縣到鄉又被克扣40%;一張農機具秧盤的國家補貼是2毛5分,農技站克扣1毛8分,站長還要貪3分;一個售價數百元的骨灰盒,民政幹部要拿15元回扣。扶貧辦、農技推廣站、民政局……近年來,腐敗現象正向一些人心中的“清水衙門”蔓延,有些部門甚至成了腐敗“重災區”。另據報道,安徽黃山市園林管理局原局長耿曉軍涉嫌貪腐,被判無期徒刑。黃山並非發達城市,園林也不是油水部門,可耿曉軍卻坐擁38套房產,僅購房款就超過2000萬元。可見,貪心有多大,腐敗就可能有多嚴重。至於所在單位是窮是富,職務是高是低,就都不是必然關聯項了。
  反腐無禁區,也不該有盲區。清水衙門現巨貪,小官成巨腐,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權力之手亂伸,監督力度偏軟。正因為看似沒油水,監督部門往往掉以輕心,公眾的火眼也未必聚焦於此。小官大貪,再次表明打老虎也要拍蒼蠅,否則蒼蠅就可能長成老虎;更表明將權力關進制度籠子的必要,否則權力就會在籠子外凶猛如虎。
  有消息稱,北京市紀委透露,旨在整治“小官巨腐”問題的《關於開展“嚴肅查處農村基層黨員幹部不正之風和違法違紀行為”專項行動工作方案》已經下發。專項行動主要對象為鄉鎮副科級以上黨員幹部及農村“兩委”班子中的黨員幹部,重點查處農村徵地拆遷、工程建設中的腐敗問題。此外,北京市還將對典型案件,點名道姓公開曝光。
  此舉可謂切中要害,而點名道姓公開曝光既能形成威懾,又能防微杜漸,至少可以減少一些官員的斂財衝動。當然,防治小官成大貪,還要通過更嚴密的制度設計,打破自我監督的狀況,更要防止官員站在籠子里,卻手拿鑰匙。相關報道見A06版  (原標題:以點名曝光遏制小官大貪衝動)
創作者介紹

張可頤

zv98zvwk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