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部分大中城市出現了豪宅、別墅等二手房“拋售”的現象。與此同時,近日公佈的《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提出,2020年之前要建立以土地為基礎的不動產統一登記制度,實現全國住房信息聯網。在國家反腐力度不斷加大的背景下,二者很容易被聯繫在一起。
  那麼,住房信息聯網會不會引發“拋房潮”?
  不動產登記制度倒逼官員“拋房”?
  記者日前來到廣州市番禺區某知名樓盤。因環境優美,教育資源和生活配套設施成熟,近期,該盤的二手房交易市場格外紅火。
  “可以分析出來,當前出現的‘拋房’情況與不動產登記和住房信息聯網的推進以及反腐力度加大有一定關係。”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任建明認為,“一些貪腐官員所畏懼的是,名下房產一經公示,就會引起反腐部門的註意,要求其說明巨額財產來源。”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認為,住房信息聯網一方面是城鎮化、現代化的需要,另一方面也能讓反腐線索“浮出水面”。屆時,名下的房產不能像現金一樣可以藏匿,讓一些官員不得不急於拋售。
  “反腐”能否有助化解樓市頑疾?
  近年來,從中央到地方,進一步加強反腐鬥爭力度,反腐也開始進入深水區。據媒體報道,當前廣東省正在逐步推進官員財產公開試點,部分地方已將官員申報對象從處級擴至科級;北京、中央部分部委的處級以上的官員也正在登記房產,包括住房面積、戶型、位置等細節。制度“籬笆”的扎緊,讓一些擁有多套房產的官員人心惶惶,加快了處理“灰色房產”的步伐。
  任建明認為,“房產與腐敗之間的關係很難割裂開,從已經查處的腐敗官員看,一個特點是擁有大量灰色房產。”
  一些官員“拋房”也將有利於增加市場的供應。萬科集團創始人王石表示,反腐也是一種調控。
  新聞分析
  誰在推遲聯網?
  全國住房信息聯網勢在必行,為何遲遲難以實現。
  多數業內人士認為,從技術手段來說,住房信息聯網並不複雜,將紙質信息錄入數據雖然龐大,但也難以成為一拖再拖的理由。江蘇省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地方房產局官員表示,地方出於種種原因的不配合甚至抵制,才是全國住房信息聯網系統一再“難產”的主因。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表示,自己前些年投資了多套房產,這輪住房信息公開潮來臨,雖然令他感覺到了寒意,但還不至於無路可退。(綜合新華社北京3月30日電)
  聯網進程回顧
  從2010年開始,全國個人住房信息系統聯網工作就已經啟動,但進程緩慢,阻礙多多。
  2011年,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強房地產市場調控文件提出要建設城鎮個人住房信息系統。住建部第一期提出要求40個重點城市在2012年年底建成“本城市的數字化住房個人信息系統”,進而實現這40個城市與住建部的聯網。2013年上半年,基本實現了全國40個房地產市場重點監測城市與住建部的聯網,但對於存量房的登記尚未完成。2013年,國務院在有關加強房地產市場調控的通知(國五條)中,提出要在“十二五”末設區城市基本實現全國個人住房信息系統聯網。2013年11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將分散在多個部門的不動產登記職責整合由國土資源部承擔,建立不動產登記信息管理基礎平臺,推動建立不動產登記信息依法公開查詢系統。
  國土部相關負責人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表示,將在6月前出台不動產統一登記條例。
  3月16日,《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公佈,進一步提出,6年內要實現全國住房信息聯網。
  3月26日,不動產登記工作第一次部際聯席會議召開,提出用3年左右時間全面建立不動產統一登記制度;用4年左右時間,運行統一的不動產登記信息管理基礎平臺。  (原標題:反腐“聯網”貪官拋房)
創作者介紹

張可頤

zv98zvwk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